冰裂-616铁人粉

猫咪咖啡馆(刺客信条现代AU,短篇,Connor&Arno友情向)

温馨的想哭

青云秘色瓷:

【一】

在这座城市的某个地方,有一间猫咪咖啡馆,主人是个年轻俊朗的小伙子——亚诺,店里只有一个服务员,名叫康纳,个头非常高,身材好得可以上时尚杂志,店里所有的喵主子无论脾气多傲娇,都能被他哄得百依百顺。

【二】

咖啡馆不仅卖饮品,还兼顾一点宠物用品方面的生意,经常有客人带着自己家的猫前来散心。这天奥迪托雷家族的次子艾吉奥带着自己家里养得丰圆玉润的雪白布偶猫上门,小家伙慢悠悠地从笼子里踱出来,瞅准了客厅里最高的那个猫爬架“蹭蹭”几下窜到顶端,然后就趴下开始打哈欠了。

康纳安抚着被赶下猫爬架的那只委屈的猫咪,很快它就追着康纳手里的逗猫棒玩得忘乎所以了。

艾吉奥想把布偶猫暂时寄存在咖啡馆,由于他一位远道而来的艺术家朋友要来拜访,而很不幸的这位朋友对猫毛过敏,只能委屈它跟自己分开几天。

亚诺一开始不太愿意,这里毕竟不是专业的宠物店,但是艾吉奥拍着亚诺的肩膀表示放在这儿比跟宠物店一大群动物挤在一起好多了,他可不想把精神脆弱的布偶猫接回家时发现它患上抑郁症。

最后亚诺答应了,看在艾吉奥经常光顾咖啡店而且托管费给得很大方的份上。

【三】

偶尔也会有年轻人过来咖啡馆做志愿者,其中以大学生居多,多半是想找个轻松的岗位混实习经验,活干得马马虎虎,不过这位例外——邵君是极少数对照顾宠物有一定经验的志愿者,据她说自己家里以前做过猫舍生意,但是一段时间后就不做了。

“因为感觉为了自己赚钱,逼着猫咪交配心里不好受,而且有些为了保证血统还得近亲交配,生下来的很多都有先天缺陷,只能眼看着死掉”邵君一边给趴在地毯上的橘猫梳毛一边解释,然后伸手挠挠它肉乎乎的下巴,“你看这只猫不是也挺好的?”

亚诺点点头,咖啡屋里的员工多半都是野外救助的流浪猫,除了顾客自己带来玩的,没有一只所谓的纯种猫。

【四】

弗莱姐弟也是咖啡馆的常客,但是姐姐还好,逗猫玩还是挺有分寸的,弟弟就要命了,每次他一来员工们统统作鸟兽散,觉不睡了东西不吃了玩具不玩了连厕所都不上了,全部缩到犄角旮旯不肯露头,实在挤不下了就窜到康纳身上说什么都不下来。

雅阁布非常委屈:“我每次来都很用心在讨好它们啊,怎么都不搭理我?”

伊薇把咖啡杯一放,抱起在脚边蹭来蹭去的一只英国短毛猫呼噜毛:“你以为猫是橄榄球吗,经得住你连抛带扔的?”

“我就第一次这么干过……”雅阁布试图狡辩,康纳在一旁开口了:“猫的身体远比你想的脆弱,这样很容易吓坏它们。”

雅阁布瞅着康纳身上发达的肌肉块,焉了:“好啦我错啦,宝贝们不要记仇了好不好~今天给你们带好玩的啦……”就这样连哄带骗了一个小时,终于有一只黑得像煤球的小家伙屈尊纡贵,雅阁布喜出望外,当即为其取名——黑鸦。

伊薇翻了个白眼,转身示意亚诺再给她添一杯咖啡。

然后这只小黑煤球就多了一个身份牌,里面用艺术字体写着它的大名『ROOKS』

【五】

有时候有些客人会看上某个员工,希望领养回家。通常亚诺会委婉地拒绝,因为他很清楚绝大部分人只是一时撸猫撸爽了,等热情降下去后还会不会对猫咪好就很难说了,他可不想哪天在哪个街角把刚领养走的小家伙再捡回来。

不过例外也是有的,比如一对印度父子领养走了店里的一只咖啡色毛发的小猫,还有一对俄罗斯父女领养走了一只西伯利亚森林猫。后来在社交网站上亚诺看到猫咪们过的都很好。

今天的客人艾芙琳也是这样,抱着一只灰色小猫摸摸蹭蹭喜欢的不得了,问康纳能不能领养回家,康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给她讲了很久养猫的注意事项,帮她算了一比给猫养老送终的帐,最后艾芙琳只能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毕竟她现在还没有足够好的条件。临走的时候她给康纳留了电话,再三叮嘱小灰猫别把她忘了,康纳抱着小家伙抬起猫爪做告别状晃了晃,瞬间萌翻了店里所有的客人。

【六】

咖啡馆的老主顾还记得,这个地方以前一直是亚诺和他的女朋友爱丽丝在经营,但是某一天爱丽丝不见踪影,后来康纳才应聘当了这里的铲屎官。

面试那天亚诺还以为康纳走错地方了,因为无论怎么看他都应该去斜对门那家高级健身场馆当教练,直到康纳十分认真地把自己的大学毕业证和各种专业证件摆出来的时候,亚诺才反应过来对方不是在开玩笑。

【七】

自从爱丽丝失去音讯后,亚诺其实已经很久没办法好好睡觉了,他在试过各种方法都不管用后,只能求助于药物。

那天晚上康纳在回家后才发现把重要物品落在了咖啡馆,无奈之下只好折返回去,但是他敲了半天门也没人答应,屋子里此起彼伏的猫叫引起了他的警觉,他暴力破坏门锁闯了进去,然后就看到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的亚诺,地上有个洒落的药瓶子,猫咪们围着他直打转,叫声分外凄厉。

【八】

亚诺在医院醒来的时候,一夜没睡的康纳正坐在他旁边撑着床沿打瞌睡。

诊断结果是安眠药服用剂量太大,医生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亚诺,他不止一次见到这样的病例了。

不过好在这一次他虚惊一场,很快亚诺就活蹦乱跳地出院了,他很惦记咖啡馆里的喵主子们,回去要给它们开高级罐头好好犒劳一下。

【九】

在医院里两个人聊了很多事情,亚诺几个月来第一次向别人倾诉——他跟爱丽丝大吵一架,女友负气离开,结果当天下午就传来了动车出轨的噩耗。那之后亚诺在浑浑噩噩中接手了咖啡馆的全部经营,他考虑到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所以才贴了招聘广告。

康纳听完后沉吟了一会,给他讲了自己的故事——原来他也是负气从父亲身边跑掉的,离开的时候什么招呼都没打,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即将花完最后一点积蓄的时候看到了应聘广告。

康纳和父亲海尔森的矛盾很早就种下了,由于母亲吉欧死于父亲生意上竞争对手的恶意报复,他一直没办法正视他们的血缘关系,而海尔森,说实话不是个好父亲,一直以来他都强迫康纳按照他的意思活成所谓的“上等人”。在报考大学的时候康纳终于叛逆了一次,背着父亲报了兽医专业而不是金融,把海尔森气得半死。

康纳都记不清当时为什么要跟父亲吵架了,他们总是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直到这次他们再也忍受不了彼此。

亚诺听完沉默了很久,然后拍拍他的肩膀:“给你父亲打个电话报平安吧。”

【十】

亚诺康复后咖啡馆继续经营,艾吉奥把布偶猫领了回去并满意地支付了一大笔钱,邵君的实习期满了要回学校准备毕业典礼,小黑鸦被弗莱姐弟带回家好吃好喝伺候着,一切都很好。

然而更好的还在后面。

当红发女人拖着行李箱走进咖啡馆的时候亚诺正在给客人调咖啡,看到她的时候手一哆嗦差点把杯子摔了。

“你那副见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就这么笃定我遇难了,连手机都不打?”爱丽丝无奈地看着他,“巴士司机闹罢工,我没赶上那班列车……算了,我后悔了亚诺,咱们和好吧。”

后来咖啡馆就变成了三个人在经营。

又过了一些日子,店里来了一个名叫谢伊的客人,把康纳拉到一边塞了一张银行卡,交代是他那早就后悔了又死要面子的老爸留给他的生活费,数额比较吓人,所以取钱的时候小心点。

康纳点点头,回头就把钱拿去给猫咪员工们上了牌照,还特意给其中一只刚刚做了父亲的金毛猫咪和他儿子挂了名牌,大猫叫爱德华,小猫叫海尔森。

评论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