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裂-616铁人粉

是铁人杀了美国队长吗?(下) 解构内战中的托尼斯塔克

他是真英雄

无敌铁人:

浏览量: 321


警告:请勿在转载中诋毁队长,如果你站在托尼的角度,对史蒂夫很有意见,请私下评论。谢谢理解和尊重。以下内容不代表译者个人立场。


DID IRON MAN KILL CAPTAIN AMERICA?

是铁人杀死了美国队长吗?


作者: Mark D.White


原文:来自于 Iron Man and Philosophy Facing the Stark Reality---Edited by Mark D. White

声明:非授权翻译,不盈利,有部分删减,有大致翻译,有相当部分的意译。



So, Did Tony Kill Cap?

那么,是托尼杀了队长吗?

巴基、皮姆,一大堆超级英雄和平民们(更别提漫迷们)都认为美国队长的死是托尼的错。但他有责任吗?队长被逮捕后,在传讯的路上被暗杀了。虽然一开始看上去是叉骨打了致命一枪,但很快读者们发现真正杀死队长的人是他多年来的恋人莎朗卡特,她的意识被队长的敌人红骷髅和Dr. Faustus控制了。

暗杀这件事本身跟内战和注册法案并没有关系。但如果队长不被拘留,他的敌人很可能没有机会暗杀他。如果铁人在注册上没有那么执着,队长也很可能不会被拘留。看上去似乎是由于托尼的所作所为,队长才被摆到了莎朗的枪口下。但事情有这么简单么?

显然没有,原因如下:首先,所有这些“也许”“可能”“没准儿”加起来都不能构成责任,至少你得有明确的因果关系。托尼做了什么直接导致了队长之死吗?他开枪了吗?没有。他把队长推到枪口上了吗?没有。他操纵了莎朗去杀人吗?没有。确实,有更多原因直接关系到队长的死(例如莎朗那一枪,Dr. Faustus对莎朗的操控,和红骷髅给Dr. Faustus下的命令等等)。

其次,就算我们说,是托尼的疏忽给队长的死创造了条件,那托尼知道会有这种可能吗?托尼能预测到他的行为会导致队长被杀吗?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他知道必须付出代价——他说他预料到会有战争——但是他不可能知道任何特定的牺牲。如果我看到一辆卡车开过来,我把你推向前去,那我需要对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故负责。如果我把你从车前推开,但是不小心把你推到了下水道里,多数人会说我不需要为此负责——我出于好意帮了你,只是没有预料到后续的伤害。

第三,卡车的案例又引出了另一个普遍道德原则:我们做了坏事,要为不好的结果负责,做了好事,就不用为不好的结果负责,无论我们有没有预料到结果。我做好事,把你从卡车前推开,无意中让你掉进了没盖井盖的下水道:不用说这是个不好的结果,但我不用为此负责。有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会好心办坏事,有些朋友总是安慰说“嘿,你做的是正确的事。”“你没有选择,你必须这么做,这不是你的错。”但是如果你做错了事,害别人受伤了,你通常得负责任,就算你没预料到结果。假设小辣椒发现SI的某个雇员挪用公款给他的妈妈支付手术费用,如果她告诉了托尼,接着那位雇员被开除了,小辣椒可能会为他感到抱歉——但她不需要觉得自己有责任,因为她说出真相是正确的(而雇员的行为是错误的)。但如果小辣椒对托尼撒了谎,为窃贼掩护,另一个雇员被错误地开除了,小辣椒就应该觉得是自己的责任。如果不是她的欺瞒就不会发生这种乌龙。

因此,如果我们指责铁人要对美队的死负责,我们就得证明托尼做了错的事,而且他的错误直接导致了队长的死。很多人认为托尼统领注册派是错误的,但我们很难说这怎么直接导致了队长被暗杀,他只是让队长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要是我们把斯克鲁的秘密入侵也怪到托尼头上,就更没依据了。在内战中,人们对超级英雄的不信任和超级英雄内部的不信任给了秘密入侵可趁之机,也造成了后来蜂女的死。这些更多的是由外界事件导致的,而不是托尼本身的举动,因此减轻了对托尼的道德责任的指控。

Why, Tony, Why?

为什么,托尼, 为什么?


让我们倒回去看看,托尼支持注册是对是错。有些道德传统认为光做好事还算不上一个有道德的人;你做好事还得是出于正确的理由。而且只要你出于正确的理由做事,有时候你的举动是否依计划执行就没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的理念”)。那么,托尼支持注册是无私的英雄式牺牲吗?是他为公平和法律所做的努力吗?还是说他是个妄自尊大的控制狂想要一统江山千秋万代?还是说这两点不冲突——既是正确的事,又是托尼私心想做的事?

不能说完全吧,但有个方法可以鉴别一个人是否出于正确的意图做符合道德的事,那就是问问他是不是牺牲了自己的利益。(这不是证明其动机符合道德的必要条件,但很有帮助!)在整个内战故事线里,人们提到了托尼为了支持注册所做的牺牲,尤其是追随他的英雄们都很尊敬他(就连Mad Thinker都意识到了)。

有一次Miriam Sharpe感谢了托尼,她说“我真恨你个人承受了这么大的损失。如果我知道你的生活会变成这副样子,我绝不会那样要求你。”对此托尼的回答是“如果是为了保护人们的安全,树敌无数也没什么可羞耻的。”就连并不崇拜托尼的记者Sally Floyd也在一切结束后说道:“你牺牲了自己作为朋友、同事和英雄的身份,为了这个国家更高的利益。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鉴于托尼无视了个人的损失,为了(他自己坚信的)对所有人都好的结果,托尼的动机看上去是很符合道德的。

或许托尼最惨重的损失是失去了他的偶像、同事和挚友美国队长。就像托尼对队长尸体所说的那样,“为了尽快赢得胜利,我做了我需要做的事——我知道这意味着你我可能再也不会交谈了,再也不是朋友了,再也不是搭档了。我跟我自己说这没什么,因为我知道这是对的,而且我——我知道这能挽救生命……我愿意为此与我们都瞧不起的人共事。我知道世人同情弱者,而我会做坏人。这我都知道但我说没关系的。”在这之后,他对着队长的尸体说“这不值得。”但是从大局看来,我觉得我们可以说托尼还是相信他的行为是正确的,尽管他对某些结果感到无比悔恨。

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切入:托尼从SHRA上得到什么了吗?彼得听到一条新闻,说SE得到了非竞标的合同(神奇四侠的公司也得到了),用以建造与注册有关的反物质监狱和其他项目。之后当他看到托尼时,彼得直接质问了他的动机(托尼巧妙地回避了话题)。彼得和记者本阿力克一起工作,他黑进了托尼的会计事务所,发现大量利润在SHRA公布的前两天流入SE。但是托尼需要为了挣钱而把整个超级英雄团体搞得四分五裂吗?问问你自己:如果没有盈利的可能性,他还会不会做出同样的事?我们永远不会知道(除非有作者日后再来解释此事),但看看托尼的英雄记录——而且在如此糟糕的局势下很可能不会有什么收益——我觉得我们可以暂且相信托尼。

More Props for Tony

更多支持托尼的理由


我是不是对Shellhead太好了?托尼在各种意义上都不是完美的,但是我不觉得有谁能真正质疑托尼的英雄品质。事实上,他的决策变得更加大胆,他的权威也与日俱增,但同一时刻,他承担的风险,他为了拯救生命所付出的代价和他装甲肩膀上所负担的责任也在不断加重。举例来说,在“处决程序”中,托尼被远程操控了意识和多套盔甲,他用一万伏电压击毁了自己的心脏,他杀了他自己,这样就能控制住装甲的电导管。在托尼复活后,国防部长Kooning说,“我唯一不能相信的是,像托尼斯塔克这么自恋的人,居然会为了救别人而自杀。”内战后,托尼击败了一个基因工程学的赘生性肿瘤,那种癌症吞噬了整个神盾母舰,托尼脱下了他的盔甲,让癌症整个包裹住了他,他相信绝境会击败对方。后来,当秘密入侵后奥斯本重操旧业时,托尼为了保护他脑袋里朋友们的秘密身份,不断逃亡,一路删脑,恐怕是毁掉了他过去生命中一切创造的源泉,就为了保护他的朋友们。如果这还不够,让我们看看托尼的最后致辞,那是他与回归地球的气疯了的浩克对打前所发表的(紧接着浩克就揍扁了他):

我是托尼斯塔克,铁人,神盾指挥官。是的,是我把浩克发射到了外太空。所以如果你们要为他的回归而怪罪谁的话……怪我吧。但我所做的一切,我今天将会做的一切……我未来将会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有人跟我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当我穿上这身装甲,我拥有了超出任何人所能想象的能力……或许也承担了超出我的心真正能负荷的责任。但是今天……我会做我的工作。我会保护你们……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The Hero’s Responsibility

超级英雄的责任


再一次,当准备面对浩克的时候,托尼在心里想,“有些人逃避艰难的选择。作为SI的CEO,作为复仇者一员,作为神盾局指挥官,作为一个恢复中的酒鬼,我每天都要做出艰难的选择。有些时候,它们简单得像是不去喝酒。另一些时候,几百万条人命系于一线。我做我认为最好的事,我认为正确的事。我不会为此道歉。但我确实给出了一个承诺:我会面对后果。我做的决定……我来承担代价。”

所谓悲剧性困境的本质就是你选择做你认为最好或正确的事情。你可能会后悔做出这个选择,你可能会为此选择所带来的后果而感到后悔,但是你应该为你的选择后悔吗?

问题是你必须做出选择,就像托尼试图说服哨兵帮他制服浩克时解释的那样:“每一天我的选择都可能影响数百万甚至数十亿条生命。如此大的风险,我怎么敢决断?但在此时,无动于衷本身就是一种选择。”

托尼的言辞表明他充分理解悲剧性困境以及随之而来的后果。毕竟,在他身穿黄金装甲的整个事业中都充斥着这种取舍。托尼要承担和面对他的决定,在那种情况下我们能做的最多也就是那样了。就这一点本身来说,他是真英雄。


END


评论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