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裂-616铁人粉

【TSN】世上的人称之为爱情 (一发完结,卷毛生贺,ME,清水)

完美到想哭😭😭😭

狐说:

世上的人称之为爱情


 


起初不过是偶然,Eduardo偶然地出差去了趟伦敦,偶然地恰逢社交季,偶然地接受了东道主的邀请参加了当地社交圈内的一个小型商业酒会,偶然地在露台上遇到了同样受邀而来的Mark。


而这距离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


没错,就是自那场旷日持久议论纷纷的股权稀释案最终以双方签署和解协议及保密协议收场之后。


Eduardo签了字,拿了支票,然后收拾行李,只身一人头也不回地登上了飞往新加坡的飞机,从此再没回来过。也是自那之后,他们再没有给彼此打过任何一个电话,没有通过任何一则短信,也没有发过任何一封邮件。而作为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兼股东之一,他的Facebook账户的页面至今仍停留在当年还是Thefacebook时的状态,分毫不曾变动过。


一晃眼,三年就这么过去了。


然后他们毫无预兆地在异国他乡再见面了。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中间隔了长长的一段尴尬的沉默,以及三年彼此心照不宣的避而不见闻而不问,哦,别忘了加上之前两年诉讼时期那段冷漠晦涩的光阴。


但他们毕竟早已不是当初无知无畏心高气盛的莽撞少年,彼此都已经过时间和世事的洗练,眼见着都已今时不同往日。别说向来穿惯了Prada定制西装的Eduardo如今完全一副风度翩翩的精英模样,就连当初出席校委会问讯照样踩着拖鞋见潜在投资商也敢穿着睡衣出现的Mark,如今都能在商业酒会上把全套西装穿得合宜得体。倘若此时有不知根底的人来给他们相互引荐介绍,抬出的名头,一个俨然硅谷界巨型航母的掌舵人,另一个则被奉为风险投资界的黄金眼——没错,Eduardo自那之后一直做的是风险投资这块,包括IT、地产、期货多重领域。听起来有点讽刺,不是吗?但他确实做得不错,应该说相当不错。大概,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吧——每当有人半酸不酸未必歹意但也谈不上什么好意地对他年纪轻轻就如此眼光独到出手稳准表现出啧啧称奇话里有话的时候,他会这么轻描淡写地打发他们。


现今旧识重逢,又分明谁都不比谁过得差,加上早已事隔多年,自然谁都无须也无谓再摆出受害人的姿态向对方来个陈泪控诉或者咬牙切齿,而且心里大约也都想让对方看看自己已然成长成熟大气有度。


此时一个轻巧风度圆融各种场合罕有失当的“Hi”是再合适不过的见面词。


巧就巧在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闭嘴。


旧日默契的烂表现。


气氛再度半尴不尬,连带四周气压都开始跟着变得闷人,在已经有人开始朝这边好奇张望的时候,昔时的配合无间再度发挥作用,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举杯点头,然后各自走开。


事情本当就这么草草而过,即便也许会引来几个失眠之夜,只要对着镜子多念上几遍“这年头谁没了谁不能过”,催眠久了,自然就会连自己都信以为真,然后这匆匆一面便会因循旧例被埋进心底深坑并层层加土终至再不见天日。


倘若没有那一个若有所失的回头,以及那一声尘封多年的“Wardo”的话。


说鬼使神差也好,说福至心灵也罢,但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字对一些人胜过千言万语,就像“芝麻开门”之于阿里巴巴。


于是中断多年的联系自那一日后开始断断续续地缓慢恢复。


开始不过是一两封邮件,零星且不固定,内容也琐碎无奇,无非是今天谁谁谁做了什么样的蠢事惹恼了心仪的女生还没来得及告白就被KO出局;或者隔壁喜欢的中餐馆居然没开门就因为要去过他们的春节,怎么不是全世界过一样的新年;再或者家里养的狗突然不服管了,不知道到底是平时太纵容了还是到了反抗期。若是冷不丁地被别人看到,多半会以为错手点开了谁的私人吐槽日记。不过双方对此倒都没有过异议和问题。发来的邮件有的有回复,有的没有,即便有也常要晚上个三两天。当然,双方同样都对此未置一词。


后来渐渐又多了短信来往,内容也是简单又毫无规律,比如出差又遇到飞机晚点,比如又有黑客不知死活来试身手,比如家里新添了小侄女。有时也会互相发发照片,当然他们谁都不是小女生,也没自恋到没事玩自拍——尽管其实两个人长得都挺不错。不过是些随手拍下的东西,或有趣或惊艳或者其实平淡无奇随处可见仅仅只是想给对方看看的景物。这些倒都是有来有往,即使延迟,也不超过8小时。


再后来又多了电话。穿越了一整个太平洋的电磁波传到耳朵里,总有些不真实感,但地理限制也不能要求更多了。更何况每当贴着听筒闭目静听那边铃声响起笃定知道那端总会有人接起来,快或慢而已,已比其他联络方式都来得要更近更直接了。通话有长有短,短时是一两句匆忙的催促,无非是“快去吃饭”、“快去睡觉”或者“感冒了就多喝水多休息别干活少说话”之类的叮嘱,以及不问也知道是被怎么“快递”来的专家上门看诊服务和营养师专餐。有次忍不住半是调侃半是数落对方既然这么会照顾人怎么却把自己照顾得精瘦,结果对方几分钟后发过来一张照片,画面里有烩饭有浓汤有果汁居然还有一把直柄剑,意思不言而喻,看得另一个差点一口茶笑喷满屏。长的时候能打一两个钟头,抱着抱枕倚着沙发或靠在床头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工作生活电影小说笑话抱怨,什么话题都能聊许久,电话粥一直煲到机器发烫才罢休。假使有其他人在旁听见,大概都会以为电话那端的是女朋友,多半还要乘势嘲笑一下都这个年纪了居然话题还这么清新纯情。当然,这种机会可不常有,需要两个大忙人都正好有空,比如一个刚刚忙完手头工作一个刚上床准备睡觉,且都没有突发事件。


等到连Facebook这个词都已不再是聊天时的敏感词汇——尽管Eduardo的账户页面依旧不见更新的痕迹,哪怕Mark早在那次伦敦的见面后就重新发送了添加好友的申请但至今未收到通过的回复,但这也不妨碍两个人开始认认真真地对日子排行程,好像见面吃饭是再简单正常再合情合理不过的一件事,好像他们没法见到只是因为繁忙的日程表总也对不上,而不是因为隔了整整一个太平洋十六小时航程十四小时的时差。


但这顿饭到底是没有能吃成。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讲得直白一点叫枪打出头鸟——这绝对是条放诸世界皆准的真理。


Facebook作为社交网络界的航母,加上它创始人Mark Zuckerberg的名头,向来是那些企图扬名立万或者获取不菲利益的黑客们的头号目标,行的不行的,都会想要一试身手。


公司里的程序员们平日里对那些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小偷小摸的黑客行为其实早就习以为常且能处理得宜了,毕竟能进入这里工作的能力也都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像这样大规模的围攻倒是第一次碰上,说不得还要大Boss亲自坐镇与这般人斗脑子斗技术。


而与此同时,Facebook还遭遇了一股收购狂潮。


就它本身的无限潜力与未来价值来说,这也实在算不上什么新鲜事。


只不过偏偏撞到一起发生,倒好像两边约好了一起对这块垂涎已久的鲜肉下手似的。


不然怎么说,无巧不成书呢。


论起来Mark也不是没有过对着电脑编程不眠不休几十小时的经历,但同时还要分心召开各项会议应对收购这种情况倒确实不曾有过,何况也早已不是当年熬夜通宵光靠喝几罐红牛就能顶过去的年纪了。于是日积月累的生活坏习惯造成的影响,在这个时候总算有了抖抖威风的机会。


那是在他刚刚在办公室又熬过一个整晚击退了最后一波黑客攻击,紧跟着准备去会议室开财务会议的时候,在站起来的一刹那,眼前突然一黑,连感觉天旋地转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连着正讲了一半的电话一起摔在地上。


谢天谢地办公室里的地毯够厚实本人倒地的位置也算巧,没有磕到那颗金贵无比的天才脑袋。


但即使这样,等到他再醒过来,也已经是48小时之后的事了。


营养液吊瓶、心跳检测仪,该有的基本医疗设备一个不缺,还附带两张大大松了口气的老友面孔——Chris Hughes和Dustin Moskovitz,虽然这两个人都已先后离开Facebook且有了自己的事业和王国,但不管其中谁遇到难关其他两个都不会袖手旁观,算是这个势力社会不多见的情长且真。


不等Mark开口,Dustin先窜过来劈头盖脸一顿念叨数落,从有事不招呼帮忙到逞强逞英雄逞到进医院再到有了好事藏着掖着不分享,仿佛罪无可赦罄竹难书。


前面两点属于老生常谈不听也罢,反正听了也是白听,唯独最后一条却听得当事人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另外一个不愧是在政界打过滚给总统打过工,察言观色能力非常人可比。上前拉开犹自愤慨的老友,翻出手机点开两日前的新闻链接,默不作声递到Mark面前。


硕大标题赫然入目——昔日一纸诉状分道扬镳,今朝斥下巨资力挺旧友!为义为利?众说纷纭!


配文引经据典话从前又分斤掰两说今日,不像在写金融新闻倒更像是错刊了主妇档的狗血剧剧本。


还是配图对得起点职业素养,记者会照片拍得专业清晰,角度可圈可点,至少把主角的风姿仪容表现出了六七成。


Mark半躺半坐在高级病房的病床上,一手打着吊针,一手拿着手机,看着屏幕里面那个48小时前还在地球另一端和他通越洋电话的人一身笔挺西装飞到这端来开一个注资的记者会。


沉默良久才沙哑着嗓音问出一句:“他人呢?”


“又飞回去了咯。”平时大大咧咧的Dustin难得地细腻一回,看着床上人的脸色小心翼翼补充了一句,“他先来看过你再去开的记者会,开完又回来守着你等我们打扫完战场赶到这里后才去机场的。他说他不在这儿才最能体现对Facebook的信心,危机谣言也就不攻自破。”


Mark点点头,把手机递回去,闭上眼,脸上表情清空一片,看不出到底在想什么。


Chris看了他一会儿,说了句我们去给你办出院,就拖着还欲说话的Dustin往外走。一直到走出门来,才悄声对身边的老朋友说,让他们自己解决。


Dustin转念想想也对,这两个人的事,确实是随他们自己去折腾的节奏。


于是20个小时后,Eduardo位于新加坡市中心的公寓大门被一个顶着一头卷毛穿着帽衫抱着台笔记本电脑的家伙敲响,


再1个小时候后,Eduardo沉寂多年的Facebook账户终于迎来首度更新,状态是和Mark Zuckerberg在一起了。


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同一刻Mark的页面也进行了对应的同步更新。


而远在大洋彼岸早已不是Facebook旗下员工的Dustin此时此刻正代替翘班的大Boss坐镇总部办公室,带领着一众刚刚从应对黑客攻击的连轴加班中解脱出来的程序员们继续为接下来可预见的巨大流量加班加点。Chris则协同Facebook的现任PR头头负责处理一应对外的媒体事务。


所谓否极泰来,这句话大约真的有点道理。反正经此一出之后两个人的来往倒是开始变得顺风顺水起来,一路从正式交往到滚床单到住到一起再到正式登记结婚,一年里全部搞定,简直水到渠成,羡煞旁人。


流言蜚语也不是没有过,传到当事人耳朵里,不过当饭后笑料,笑完拉倒,并不当回事,更不要说回应。


但倘使有人不识相到当面言三语四,尤其是被寡言少表情的那个听到,可就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了。


有过一个例子是在某次的慈善酒会上,两个人携手参加,各自与人寒暄客套完,Eduardo便去拿饮料点心——自有了上次昏倒的事件,Mark的饮食休息就被全面监管完全不容反驳不许上诉。站在角落里等人的时候偏偏耳尖地听到有人凑在一道讲八卦,主角正是刚走开的那一个。


说的也不是什么新鲜话题,无非是当年2万不到的投资一场官司转眼就成了几亿,如今几十亿身家又因婚姻关系升值成了几百亿。这本不值得理会,坏就坏在有人笑容猥琐地添了一句说,不知道该羡慕运道好还是该归功于皮相好。


顿时叫听到的人火冒三丈,恨不得一记老拳相送。好在经过好友多年熏陶训练,再加上年岁渐长阅历增多,知道动手反而让对方先博三分同情。于是不紧不慢走过去,抬着尖削的下巴眼神睥睨地上下打量一番嘴角勾起讥讽的弧度道:“但是首先你得有看着卫星图就能赚30万的智商不过从你讲出的话来看就知道不会有其次得有随手就给出2万的胸襟气度这你明显就更没有了再来你得认识个能把这‘区区’2万‘随随便便’就捣鼓成几亿的朋友但是有这种智商和能力的人跟你做朋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最后还得有个拿得出几百亿还愿意把名字和你写一起的人当然这种可能性就完全是零了。这些确实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所以大可不必羡慕嫉妒恨要知道就算上帝要偏心也是要挑人的。至于皮相你得晓得嘴酸心歪的人就是整容也没什么用所以你真的不用再往这上面砸钱了扔水里都比这强起码还能听个响不算太浪费。”


句式繁复用词艰涩语速更是快得像传说中的芝加哥打字机连发,听的人明知自己被当面刻薄了却完全跟不上理解到底是被怎么刻薄的,更不要说去回击反驳了,一时间只能张口结舌面红耳赤愣在当场。


Mark连看都懒得再多看一眼,说完就径直转身走开,一回头看到被议论的话题人物正站在斜后方不远端着酒水吃食对他无奈地摇头微笑,眉梢眼角浸满温柔溺爱,一如很多年前在Kirkland宿舍昏黄温暖的灯光下所见过的模样。


Mark耸耸肩迎过去,接过东西顺便在那翘起的嘴角上印个吻。


那么好那么美丽的人,怎能怪上帝偏心?


至于说到运气好,又有谁能好过自己?


这段小插曲后来不知怎么地就被传了开去,惹得一群少女少妇捂着脸直呼宛如童话中的王子与骑士。


Dustin对此撇撇嘴评论道,这根本是神话中的恶魔和天使,难解又难搞。


但不管到底是哪种定性,他们总归会成为一对,哪怕离得再远经历过再多。


至于你问这样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尤其是在当年那般决裂后又是如何能复合的,大约就是找来当事人也说不分明。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


即便他们曾互相指责甚至互相伤害,即便他们也曾以为可以就这样转身走开然后开始另一段没有对方的人生,自此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


但,时间,和空间都证明,那不过是无谓的固执和逞强,他们从未曾停止过对彼此的渴求。只要有一个机会,哪怕只是一星火花,也会将那些被强自压抑忽视的情感烧成燎原不可收拾。


于是当距离淡薄了伤痛,当时光抚平了毛躁,褪去了年少轻狂学会了尊重与珍惜后,他们自然也必然会做出正确的抉择,然后最终飞奔向内心真正的渴望。


这个过程,世上的人称之为爱情。


FIN


小卷毛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69)

  1. 冰裂-616铁人粉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
    完美到想哭😭😭😭